• 大龍峒保安宮的拼場傳奇──郭陳家族,四代匠人延續台灣堆花技術

    建築裝飾藝術,是因應建築性格而賦予其藝術性的處理手法,可以表達出宗教信仰、地方生活型態等人文特色,而堆花則是傳統建築裝飾技法的一種。
     
    傳統建築的裝飾工藝可以大致分為雕刻、塑造、組砌、鑲嵌、彩繪等五大類,郭亘富的曾祖父陳大廷是做塑造類的工藝起家,整個陳郭家族可算是「塑造 」類的匠師世家。陳大廷特別擅長傳統閩南廟宇的「厝頂工事」,也就是剪

擇一事,終一生:我在故宮修文物

匠師:故宮⽂物修復師
介紹:歷經五年前期籌備、四個⽉不間斷的紀實拍攝,《我在故宮修⽂物》⾛進古⽼的宮牆,揭秘中國頂級⽂物的修復技術。本⽚透過青銅器、鐘錶、陶瓷、⽊器、漆器、百寶鑲嵌和織綉等諸多宮廷珍寶修復過程的技藝傳承,展現了⽂物背後修復師們與時間比畫搏⾾的匠⼈⽣活以及師徒情誼。


剪接⼤師廖慶松・著名⾳樂⼈姚謙・盲⼈鋼琴家⿈裕翔 共同打造
「我在這群⽂物修復師身上,看到了什麼是真正的職⼈」- 廖慶松


專注在當下
節錄《我在故宮修⽂物》同名書籍推薦序/廖慶松

修⽂物也是修⾏,做任何事都⼀樣。就像我剪⽚,剪到最後其實是⽚⼦在考驗我能完美到什麼程度。把⾃⼰磨練到什麼境界,磨練得愈精深,愈能把⽚⼦看清楚。所以,⽚⼦剪得好壞,事關剪接它的⼈的所有狀態︔⽽修復師修⽂物,也在修⼈品,修到最後變成他身體的⼀部分,包括他交付在上⾯的專注、敬業和堅持。我對電影裡的幾個畫⾯印象非常深刻:⼀個⼤型銅鐘作品在修復完成後,叮叮噹噹敲鐘的畫⾯,我都看傻了︔⼀位修復師談他和⽂物相處的過程,那幾乎已到了哲學層次──他說他們其實是被⽂物教育著。

我會修禪打坐,或許是因為我需要⼀個更客觀的⼼態去穿透⽚⼦應該有的樣貌,很多次經驗可以證明,當我們很⾃我的時候,以神的角度、以造物主的角度去看⽚⼦,好像⾃⼰是創造它的⼈的時候,通常我們是被這影⽚修理的。這個⾃我常做出錯誤的判斷,後來才發現影⽚根本和我們想像的完全不同。以⼯匠精神來說,你要學的是怎麼跟你⾯對的東西溝通,怎麼去了解它,怎麼讓它來和你對話。電影的剪接也⼀樣,當我跟它做了非常
深度的溝通以後,也許在某種情形下,它會告訴我它應該是什麼樣貌,我照那個樣貌把它完成就好了。

我在這群⽂物修復師身上,看到了什麼是真正的職⼈􊞭他們從年輕時就進故宮做修復⼯作,薪⽔不⾼,⼯時也長,幾⼗年如⼀⽇︔他們在磨練的過程中學會放下⾃我,沒有⼀直想著「我」要如何、「我」要得到什麼,只是專⼼做好眼前的事。如果要為他們的故事下⼀個註解,我想「專注」是所有動⼒的開始、最重要的起步動作。台灣也有很多像這樣的職⼈,在這本書裡,可以看到⼀些和台灣⼈很像的身影。專注在當下,透過⼼與⼿的磨練,透過性格上、動作上的相似,到最後就會達到和他們⼀樣的狀態,⽽這就是所謂的「⼯匠精神」。

故宮⽂物修復師

鐘錶組/王津:故宮第三代宮廷鐘錶修復師。近40 年的⼯作⽣涯,帶給王津⼀種精神上的超然體悟。相較於注重物質層⾯的收藏家,寡⾔沈默的王津更專注於⼯藝本身,⾯對物欲橫流的社會不逢迎亦不⾃失——樸素脫俗,始終如⼀。「別⼈知不知道誰修的無所謂。可能⼀輩⼦就這⼀次。」


銅器組/王有亮:故宮銅器室的元⽼級銅器修復師,國家級非物質⽂化遺產代表性傳承⼈。⾃19 歲進入故宮銅器室⼯作,至今已有34 年。「我修過的⽂物,我都喜愛。你必須得喜愛,要不喜愛,你就對它不珍惜,幹出的活也不會太漂亮。」

綜合⼯藝組/陳楊:為了保護⽂物,修復師們皆必須遠離指甲油及化妝品,因此屬於青年⼀代修復師的陳陽,與⼀般年輕女孩不同,總是素淨地坐在紡織機前。紡織⼯藝講求極致的細⼼與耐⼼,⽽被譽為千年不壞藝術織品的「緙絲」,是陳陽最常接觸的修復⼯藝品,忘我敬業的⼯作態度,讓毫無粉飾的她在⼯作崗位上顯得格外耀眼。


裱畫組/楊澤華:樂觀開朗的楊師傅,在故宮裱畫室已36年。楊師傅師承修復過著名《清明上河圖》《五⽜圖》的⽼師傅,他經⼿的書畫亦不在少數。他熱愛⽣活,在嚴謹的修復⼯作之外,興致⼀來常隨⼿彈起吉他,也愛閒暇時細細觀賞⾃⼰修復的⽂物,充滿閒情雅致的⽣活態度。

⽊器組/史連倉:由於⽗親就是故宮⽊器室的修復師,史師傅從⼩就在故宮長⼤的「宮⼆代」,在⽗親退休後,⾃⼩⽿濡⽬染的他接了⽗親的班,在故宮⽊器室⼀待就是37年,對故宮有家⼀般感情的史師傅,喜愛⽊頭,覺得它們不僅源於⽣活,更貼近⽣活。他的修復⼈⽣,除了與⽂物的貼身接觸,還有⼀份割捨不了的故宮情。



留言評論

協力夥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