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金利號:老東西的修理站

    若不是看到一扇掛在裡頭美得令人屏息的鐵花窗,我不會發現這家賣「老鑰匙」的金利號。走進店內,老闆指著地上兩個牛奶罐說:「最近偶爾會有年輕人來詢問舊鑰匙。」我眼神往下移,只見生鏽的牛奶罐內裝著各式各樣的老鑰匙,有銅有鐵,有長有短,有大有小,經過氧化變黑的老鑰匙,原本的金屬亮光已褪去,取而代之的是歲月浸潤後的陳舊色澤。

明章榻榻米:記憶中的稻草香


走入明章榻榻米,想起童年的一段回憶。小學三年級時,爸媽幫家中每個小孩各買了一張榻榻米,由於榻榻米材質軟硬適中,冬暖夏涼,我們三個小孩把自己的榻榻米並排在一塊,就成了家中的遊戲場。從草席傳來的淡淡香氣十分迷人,我總愛窩在榻榻米上畫圖、玩耍,累了就噗地倒在榻榻米上沉沉睡去,直到因為搬家後家中沒地方擺放榻榻米,這才結束我童年的稻草香時光。

明章第一代洪施明阿公是佳里興人,十四歲就開始製作榻榻米,自民國四十九年起在民權路上搬遷數次,前後共開過四家店,直到民國五十二年落腳現址,以稻香之名在府城經營長達數十年。

洪阿公一輩子就以榻榻米為志業,超過一甲子的歲月都在稻香中度過, 每日不停歇地縫製重達二十公斤的榻榻米,我邊寫生邊看著他那矯健的手藝和硬朗的身子,不禁嘖嘖稱奇,完全看不出來洪阿公今年已經高齡八十二歲了。

洪阿公說早期建國路(現在的民權路)是很熱鬧的區域,全盛時期店內有六到七個師傅幫忙,當時他的體力一天能完成十五至十六張榻榻米,還可應付學校機關的訂單;可惜東門圓環的天橋落成後,人潮逐漸往博愛路(現在的北門路)移動,加上時代進步,各式新床墊出現,榻榻米生意式微,需求也不如以往。

直至今日,阿公仍堅持每塊榻榻米以手工縫製,即使現在已有機器可取代很多工法,他還是希望透過手作的溫度,將傳統的職人精神賦予每張榻榻米。


由於第二代已逝世, 洪阿公很慶幸第三代的孫子洪偉晉願意接手這項傳統手藝,洪偉晉退伍後跟著阿公習藝六年,靦腆不多話的他總是默默在一旁勤奮工作,儘管他笑說是不會讀書才來做榻榻米,但我想對於從小到大耳濡目染這行業的他來說,稻草香是難以割捨的成長記憶。

洪阿公收工後,總是不忘把手上的日製裁刀磨得鋒利,才能讓隔天裁切順利;在各環節堅持數十年的阿公, 看在朝夕相處的孫子眼中,是一種不言而喻的傳承,我盯著爺孫倆工作時出自同一個模子般的專注神情,這才恍然大悟,原來接棒的不只是手藝,還有那逐漸凋零的匠人精神。散發著天然稻香的榻榻米,睡起來不易腰痠背痛,只要定期擦拭保養,可使用長達八年之久,不僅是冬暖夏涼、吸濕效果強的環保材料,更展現了古早生活的綠色智慧。




——圖文出自《台南老店散步:回味本町摩登老時光》,由馬可孛羅提供。——

留言評論

協力夥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