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歷史街區,老宅新象—大稻埕迪化二〇七博物館

    文|希奇文化

    在迪化街一段207號,有一棟特別的建築。這裡曾經作為臺灣中醫藥的重鎮「廣和堂藥鋪」,見證了大稻埕輝煌的中藥材貿易。現今則作為臺灣第一座以自然人設立的私立博物館——「迪化二〇七博物館」,參與到這一百年老街的復興之中。
    <

蘭之猗猗,揚揚其香—大溪蘭室


文|希奇文化
夕陽下的蘭室

蘭室坐落於大溪中山路南側,面闊三間,縱深兩進,是帶有合院形制的街屋建築。日暮時分,立面上的雄鷹沐浴夕陽,光影流轉間好像振翅欲飛,正合屋主呂鷹揚之名。呂鷹揚是清末的秀才廩生,因此堂號也取得意趣高古。依古籍《素問.靈蘭秘典論》之言,「蘭室」與「靈台」皆為黃帝藏書之所。漢代《大戴禮》和三國《孔子家語》中,「芝蘭之室」則象徵著品德高潔,有「與君子遊,苾乎如入芝蘭之室」;「與善人居,如入芝蘭之室」的說法。呂鷹揚將宅第命名為「蘭室」,想必是期許家族像猗猗盛開的蘭花一樣,能將品德和學養的幽香散發在他們生長的那片土地。
蘭室立面上的堂號

在蘭室,見證大溪近代化的歷史

呂鷹揚生於清朝統治臺灣的末期,彼時大溪因水而興,大漢溪上每日千帆競渡,往來的商船絡繹不絕。山區出產的茶葉和樟腦,經由大溪港口裝船,運往下游淡水河的板橋、艋舺、大稻埕等港口,或經淡水出海銷往國外;而其他地區出產物資,則逆流而上,經大溪集散至周邊內山地區。從河港出發,沿石板古道拾級而上,便可到達大溪聚落的主要所在地。這裡的地勢高度介於山地與河畔月眉地之間,屬於三階臺地的中階,剛好成為各類商品流通、開展貿易的場所。站在石板古道的終點向前望去,可見商鋪儼然,林立於街道兩側,這便是大溪最早形成的市街,即現今的和平路老街。

而蘭室所處的中山路舊稱新南街,乃是清朝統治末期新闢。在日本政權殖民臺灣後,新南街成為大溪仕紳、日本人的生活區域。面對政權更迭,正值青年的呂鷹揚懷抱開放的態度,憑藉地方仕紳的身份和影響力與日本政府積極合作,不僅輾轉在不同的地方政務機關擔任要職,投身公共事務;更以雄厚家業支持地方興辦新式教育機構。其間最為人稱道的,莫過於在阿姆坪主導開墾60餘甲「學田」,所有收入悉數捐贈為地方公學校之興辦經費。由於具有公務身份,呂鷹揚作為殖民政府政策的推廣者,得以前往日本參觀勸業博覽會。其間所見所聞,讓他意識到殖產興業對於富國強民的重要性。返臺後便遊說地方商賈共同合作,以現代公司(即株式會社)的方式集資,進行各項新式建設與事業,成為大溪地區近代化進程的重要推動者。蘭室在此間身處要地,各界政商往來交通,自然也見證了這一系列重要的歷史進程。

成長於蘭室的呂鐵州是呂鷹揚次子,自幼受蘭室書香熏陶,特別在繪畫方面展現出過人的天賦。赴日學習返臺後,呂鐵州將傳統水墨與寫實技法相結合,以臺灣本土之花鳥、山水作為創作題材,多次入選臺灣總督府舉辦的「臺灣美術展覽會」(臺展)並屢獲殊榮。更從第七回臺展起,以「無鑑查」畫家身份受邀,被譽為「臺展東洋畫壇麒麟兒」、「臺展東洋畫寵兒」及「臺展泰斗」。呂鐵州承襲父親的志向,作為臺灣美術從傳統走向現代的重要推手,致力於推動現代化的美術教育體系在臺灣落地生根。
修復後蘭室一隅,懸空茶屋的當代設計,製造過去與現在的反差美。屋頂透光飾帶的圖案元素來自呂鐵州繪畫作品

在大溪,看見蘭室再利用的未來
市街改正後蘭室立面,融合植物裝飾元素的「呂」字

日本殖民時期,呂鷹揚有感於日本市容整潔衛生,因此率先響應「大嵙崁街市區改正計畫」,將蘭室改建成大溪第一座帶有西洋裝飾元素立面的新式街屋,成為大溪市街改正的先驅。物換星移,百年的蘭室,在老屋再利用領域再次成為大溪的先行者。

呂鷹揚過世後,蘭室的產權幾經輾轉,三開間的街屋也被分為了中山路11、13、15號三個部分,位於中間的13號最終歸屬一戶邱姓人家。2014年,一群熱愛老房子的朋友得知了邱家打算出售中山路13號的消息。他們之中有人是建築師、有人從事文化資產研究、有人致力於古蹟修復、有人熱心社區營造。這些專業原本各異其趣,但與飽經滄桑的蘭室卻是天作之合。在實地拜訪後,這棟建築的精美讓他們深受感動。這群人在同一時間從不同的地方來到大溪,與蘭室的相遇好像是緣分使然,他們決定集資買下中山路13號。為避免未來可能產生的權利糾紛,讓老屋能夠永遠留存下去,幾人決定依照投資額度明確劃分權責,以公司形式管理,「蘭室文創股份有限公司」應運而生。
「蘭室文創股份有限公司」集資合夥人之一鍾永男董事長,在蘭室茶坊前接受採訪

為了忠於老屋的歷史,也避免與街區其他店鋪發生同質化的惡性競爭,蘭室文創十分謹慎地決定經營內容。一方面,為了呼應呂鐵州在臺灣美術史上的重要地位,蘭室的部分空間被作為美術館,用於舉辦各類畫展;另一方面,蘭室文創將秀才宅第的文人意象與大溪傳統茶產業結合,打造「蘭室茶坊」,供客人品茗休憩。在蘭室開始營業後,作為街角館配合木藝生態博物館的平台,讓大溪的歷史和人文風貌得以重新映入遊客的眼簾。此後中山路上其他的老屋也慢慢變得活絡,不少年輕人進駐老街經營咖啡廳、書店等新產業。由點及面,大溪老街開始積蓄起煥新的能量。
修復後蘭室一隅,使用大面積玻璃加強採光,令空間富於光影變化,並將鄰家層疊的馬背景觀引入屋內,讓單體建築與歷史街區產生對話
修復後蘭室一隅,保留土墻斑駁處供遊客了解墻壁材料與工法,墻壁旁地面使用瓦片豎直插入地下,有效解決老屋潮氣上升問題

2019年,由臺灣古厝再生協會主導的「老屋情報館」在蘭室成立。依然是那群熱愛老屋的朋友,在這個傾注了自己的心血,凝聚著自己對於老屋再生的美好想象的宅第,成立起一個老屋修復再利用的經驗分享平台。不僅向更多關心老建築的同好介紹蘭室的經驗,也誠邀相關領域的學者前來講學,將各地先進的保存觀念帶入地方。成立數年以來,這些成員也走出蘭室,幫助那些受蘭室影響、希望可以讓自家老宅煥發新生的大溪居民,為他們提供專業的建議。後來甚至走出大溪,為全臺範圍內的老屋修復提供幫助。儘管受到疫情衝擊,「老屋情報館」在今年可能會停止活動,然而一路走來,從呂鷹揚、呂鐵州,到蘭室文創的這群朋友,他們對蘭室、大溪乃至於臺灣這塊土地的熱愛,與蘭室百年來積蓄的文化能量,會繼續像猗猗的蘭花一樣,將香氣遠揚。


文化復新事2021年專題
主辦單位|頂新和德文教基金會
支持單位|頂新和德基金
製作單位|希奇文化

留言評論

協力夥伴